长江之滨的大学生活(节选)

美丽的校园

我真的考取了华东水利学院,实现了儿时的愿望,没有辜负党为我引航。我第一次乘船沿大运河南下,第一次见到长江,第一次坐上火车,第一次来到南京,第一次走进了高等学府的课堂。

我们的学校坐落在清凉山北麓,岗峦叠翠,非常美丽,---(1959年10月于南京)

 

清凉山麓松柏苍,高等学府绿荫藏。

岗峦叠翠路弯弯,法桐夹道桂飘香。

教学楼耸绿丛中,图书馆立岗顶上。

推开寝窗山阴翠,盆地辟出运动场。

陶冶情操美校园,求知天堂好风光。

发奋攻读勤为先,谱写华章献给党。

 

燕子矶顶望江水东流

胡豁咸老师教我们自然地理课,讲到喀斯特地貌时,他带领我们到长江边燕子矶进行实习。在燕子矶西南方沿江的悬崖上有若干个喀斯特溶洞,为江水冲击而成。据说岩山有12洞,现在只有头台洞、观音洞、二台洞和三台洞比较有名。头台洞距燕子矶约1 公里,洞内钟乳石奇形怪状,观音洞与之毗邻。三台洞最为深广曲折。洞中有观音泉、小有天等名胜;洞右有石梯,可达一线天;再上有石阶百级,飞阁凌空,别开境界。我参观完喀斯特溶洞后,登上矶顶鸟瞰长江,只见烟波浩渺,孤帆远影,滚滚长江,浩浩荡荡,一泻千里,蔚为壮观。听江涛拍岸,望江水东流,不禁浮想联翩------(1960年夏)

 

                        滚滚江水,

                        雕琢了华夏大地,

                        留下了一处处旖旎风光;

                        滚滚长江水,

                        哺育了炎黄子孙,

                        锤炼了一代代民族栋梁。

                        滚滚江水,

                        洗刷着人世间的污泥浊水,

                        把历史的垃圾埋藏在海洋;

                        滚滚江水,

                        把五千年古老的中华文明,

                        带到了地球的每一个地方!

                        我多么想从海口一直走到你的源头,

                        研究你汹涌澎湃的威力,

                        研究你接纳百川的运筹。

                        我多么想再从你的源头走到海口,

                        研究你如何书写中华民族的历史,

                        研究你如何让中国人在地球上昂首!

注:江苏南京的燕子矶和安徽马鞍山的采石矶、湖南岳阳的城陵矶并称为长江三大名矶。

 

珍贵友情心底藏

连续三年,国家遭遇自然灾害,粮食减产,副食品供应不上,生活相当困难。不少同学因营养不良得了浮肿病,不少同学因供应的粮食吃不饱,面黄肌瘦。男学生供应标准每月31斤,女学生供应标准每月28斤。我们班有六位女同学,她们是狄原渡、余小珍、罗惠芳、李遇安、赵佩兰、王以慈。她们的供应标准本来就比男同学低,但她们仍然决定每人每月省下几斤粮食,补贴我们饭量较大的男同学。我每每接到她们送来的饭票时,感激的心情无法言表,而当我分发给男同学时,大家又是互相推让,同学之间互敬互爱、真诚关怀的友情在我心中深深埋藏。(1962年)

 

粮食紧张行定量,各人需求不一样;

克扣自己赠同学,真诚关爱情谊长。

困难之时显真情,雪中送炭在清凉;

舍己助人是楷模,珍贵友情心底藏。

 

期盼鱼肥稻谷香

1963年春,我们学习了《陆地水文学》课程后,在梁瑞驹、崔广柏等老师的带领下,到安徽巢湖进行湖泊资源调查实习。我先在船上参加测验工作,后因晕船,上岸与崔广柏老师守在岸边观测。时值青黄不接,我和崔老师一天多未吃东西,饥饿难忍,偶见不远处有一杏树,嫩杏虽小,但可充饥,询问到主人后,崔老师以五角钱买了一篮嫩杏,解决了饥饿之苦。回校后,对这次巢湖实习生活写了一首小诗,留作纪念。(1963年春)

 

天苍苍,水茫茫,测船一叶湖中航。

测水深,测流向,测你巢湖水容量。

测水温,测营养,看你资源怎么样?

风儿吹,湖起浪,晕船倒在甲板上。

雾蒙蒙,水茫茫,我与老师守岸上。

湖水瘦,鱼虾少,难见渔夫撒鱼网。

麦苗青,肚中荒,买篮嫩杏当干粮。

细调查,细测量,期盼鱼肥稻谷香。

为了表示我坚决服从组织分配的决心,我向学校党委写了血书,坚决要求到基层去,到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校党委书记胡叔度同志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表扬了我。(1964年3月26日)

 

                       昨天我又交出了一颗心,

                       这颗纯洁而火热的心啊!

                       不是交给哪个美丽的姑娘,

                       而是交给我最亲爱的党。

                       我即将展开生活的翅膀,

                       准备迎接一次远距离的飞翔。

                       我的血怎能不沸腾,

                       我的心几乎跳出了胸膛!

                       我向党提出了两点请求和一点希望:

                       希望党不要考虑我是个独生子,

                       请求党把我分配到基层去,

                       请求党把我分配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

我登上了人生的列车

1964年9月6日晚,我告别了母校——华东水利学院,告别了古都南京,登上了北上的列车,开始了我人生的旅程,------(1964年9月6日)

 

                       我登上了北上的列车,

                       城市的灯火为我送行。

                       望着窗外

                       望着即将离别的古城,

                       泪水情不自禁地洒落衣襟。

                       结束了五年的难忘岁月,

                       踏上了人生的漫长旅程!

                       我登上了人生的列车,

                       飞快地去迎接灿烂的黎明!

                       憧憬未来,

                       憧憬五彩缤纷的前程!

                       我暗暗地下了决心:

                       不管征途崎岖坎坷嶙峋,

                       一定要谱写好我的人生!

(文/王福林,水文系64届毕业生)

 

长江之滨的大学生活(节选)

美丽的校园

我真的考取了华东水利学院,实现了儿时的愿望,没有辜负党为我引航。我第一次乘船沿大运河南下,第一次见到长江,第一次坐上火车,第一次来到南京,第一次走进了高等学府的课堂。

我们的学校坐落在清凉山北麓,岗峦叠翠,非常美丽,---(1959年10月于南京)

 

清凉山麓松柏苍,高等学府绿荫藏。

岗峦叠翠路弯弯,法桐夹道桂飘香。

教学楼耸绿丛中,图书馆立岗顶上。

推开寝窗山阴翠,盆地辟出运动场。

陶冶情操美校园,求知天堂好风光。

发奋攻读勤为先,谱写华章献给党。

 

燕子矶顶望江水东流

胡豁咸老师教我们自然地理课,讲到喀斯特地貌时,他带领我们到长江边燕子矶进行实习。在燕子矶西南方沿江的悬崖上有若干个喀斯特溶洞,为江水冲击而成。据说岩山有12洞,现在只有头台洞、观音洞、二台洞和三台洞比较有名。头台洞距燕子矶约1 公里,洞内钟乳石奇形怪状,观音洞与之毗邻。三台洞最为深广曲折。洞中有观音泉、小有天等名胜;洞右有石梯,可达一线天;再上有石阶百级,飞阁凌空,别开境界。我参观完喀斯特溶洞后,登上矶顶鸟瞰长江,只见烟波浩渺,孤帆远影,滚滚长江,浩浩荡荡,一泻千里,蔚为壮观。听江涛拍岸,望江水东流,不禁浮想联翩------(1960年夏)

 

                        滚滚江水,

                        雕琢了华夏大地,

                        留下了一处处旖旎风光;

                        滚滚长江水,

                        哺育了炎黄子孙,

                        锤炼了一代代民族栋梁。

                        滚滚江水,

                        洗刷着人世间的污泥浊水,

                        把历史的垃圾埋藏在海洋;

                        滚滚江水,

                        把五千年古老的中华文明,

                        带到了地球的每一个地方!

                        我多么想从海口一直走到你的源头,

                        研究你汹涌澎湃的威力,

                        研究你接纳百川的运筹。

                        我多么想再从你的源头走到海口,

                        研究你如何书写中华民族的历史,

                        研究你如何让中国人在地球上昂首!

注:江苏南京的燕子矶和安徽马鞍山的采石矶、湖南岳阳的城陵矶并称为长江三大名矶。

 

珍贵友情心底藏

连续三年,国家遭遇自然灾害,粮食减产,副食品供应不上,生活相当困难。不少同学因营养不良得了浮肿病,不少同学因供应的粮食吃不饱,面黄肌瘦。男学生供应标准每月31斤,女学生供应标准每月28斤。我们班有六位女同学,她们是狄原渡、余小珍、罗惠芳、李遇安、赵佩兰、王以慈。她们的供应标准本来就比男同学低,但她们仍然决定每人每月省下几斤粮食,补贴我们饭量较大的男同学。我每每接到她们送来的饭票时,感激的心情无法言表,而当我分发给男同学时,大家又是互相推让,同学之间互敬互爱、真诚关怀的友情在我心中深深埋藏。(1962年)

 

粮食紧张行定量,各人需求不一样;

克扣自己赠同学,真诚关爱情谊长。

困难之时显真情,雪中送炭在清凉;

舍己助人是楷模,珍贵友情心底藏。

 

期盼鱼肥稻谷香

1963年春,我们学习了《陆地水文学》课程后,在梁瑞驹、崔广柏等老师的带领下,到安徽巢湖进行湖泊资源调查实习。我先在船上参加测验工作,后因晕船,上岸与崔广柏老师守在岸边观测。时值青黄不接,我和崔老师一天多未吃东西,饥饿难忍,偶见不远处有一杏树,嫩杏虽小,但可充饥,询问到主人后,崔老师以五角钱买了一篮嫩杏,解决了饥饿之苦。回校后,对这次巢湖实习生活写了一首小诗,留作纪念。(1963年春)

 

天苍苍,水茫茫,测船一叶湖中航。

测水深,测流向,测你巢湖水容量。

测水温,测营养,看你资源怎么样?

风儿吹,湖起浪,晕船倒在甲板上。

雾蒙蒙,水茫茫,我与老师守岸上。

湖水瘦,鱼虾少,难见渔夫撒鱼网。

麦苗青,肚中荒,买篮嫩杏当干粮。

细调查,细测量,期盼鱼肥稻谷香。

为了表示我坚决服从组织分配的决心,我向学校党委写了血书,坚决要求到基层去,到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校党委书记胡叔度同志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表扬了我。(1964年3月26日)

 

                       昨天我又交出了一颗心,

                       这颗纯洁而火热的心啊!

                       不是交给哪个美丽的姑娘,

                       而是交给我最亲爱的党。

                       我即将展开生活的翅膀,

                       准备迎接一次远距离的飞翔。

                       我的血怎能不沸腾,

                       我的心几乎跳出了胸膛!

                       我向党提出了两点请求和一点希望:

                       希望党不要考虑我是个独生子,

                       请求党把我分配到基层去,

                       请求党把我分配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

我登上了人生的列车

1964年9月6日晚,我告别了母校——华东水利学院,告别了古都南京,登上了北上的列车,开始了我人生的旅程,------(1964年9月6日)

 

                       我登上了北上的列车,

                       城市的灯火为我送行。

                       望着窗外

                       望着即将离别的古城,

                       泪水情不自禁地洒落衣襟。

                       结束了五年的难忘岁月,

                       踏上了人生的漫长旅程!

                       我登上了人生的列车,

                       飞快地去迎接灿烂的黎明!

                       憧憬未来,

                       憧憬五彩缤纷的前程!

                       我暗暗地下了决心:

                       不管征途崎岖坎坷嶙峋,

                       一定要谱写好我的人生!

(文/王福林,水文系64届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