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校徽的因缘

——怀念河海前辈裘度先生

裘度,别号晓庭,中央大学首届毕业生。从文献记载上看,先生毕业于1920年,是由河海工科大学并转入中大的,可谓河海的老前辈了。我们所以斗胆写此悼念文章,缘由工作上的关系,与先生有几次信件往来,留下印象颇深。此后我们一直寻找机会,谋求一睹先生尊容,并就诸事求教于先生。怎料未及安排,惊悉先生在杭州仙逝,我们感到十分遗憾,万分悲痛。

70年校庆前夕,办公室忽然接到一封寄自杭州劳动路7号的来信写信人自称是“河海”中人,家中存有河海历史上的刊物,校徽及其他资料,闻恢复河海大学校名,无限欣慰,愿将资料悉数赠给学校云云。这个人便是裘度先生。当时,办公室回了先生一封信,敬请先生将有关资料寄来。

犹如事先约定一般,仅隔数日学校接到先生来信,随信夹寄了一枚二十年代的河海校徽,系白铜所铸,保存完好,光亮如洗,正为圆形篆字“河海”,反面是英文河海,信中还有邮途中的资料目录。虽不知先生高龄多少,但从信件字迹分析,从右至左,竖写工整,笔力遒劲,横划中略带颤痕,估计先生是近八十的人了。

学校领导及有关人员得知此校徽,争相传看(这枚校徽表明了今日河海与昔日河海的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同时,对先生爱校之心,思校之情,无不肃然起敬。

去年临近年底,办公室给裘先生寄去了一包介绍今日河海的资料及河海大学纪念校徽一枚,我们受校领导指示,给先生邮去人民币一百元,以示酬谢。我们在给先生的信中写道:“先生给学校送来了无价之宝,丰富了校史研究工作,对继承河海光荣传统大有禆益。如果说一百元是酬金的话,是远远抵不上先生所作贡献的。有许许多多象先生这样的校友鼓励和支持,必将推动学校事业有更大发展。”先生又迅速来了一封信,除表示谢意外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对母校的炽烈之情。谁也不会想到。这竟然是先生给母校的最后一封信了。后据杭州校友说,先生去年年底去世,杭州水利界人士无不知晓,参加追悼会者众多,可见先生一生为人,高风亮节,道德文章,堪称师表。

校庆大会上,梁瑞驹校长说,我们缅怀创建河海并为河海作出贡献的前辈。我们想,裘度先生正是包括在内的,值得深深怀念的一位前辈。今天,我们再次翻阅先生所赠之物:河海月刊(时间约在19191920年)、河海周报(时间在19263-192612月)、中大土木(通讯第三期、1947年出版)、水功学(李仪祉著、油印本),思绪万千,不禁潸然泪下。

这些资料历经战火摧残和“文革”劫难,能十分完好地保存下来,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性的故事。在先生离世前两个月,把这些珍贵资料悉数捐赠母校,使之不致湮没,这真是河海的幸事。可惜再也不能聆听先生介绍河海令人敬仰的往事了。然可慰于先生的是,今日河海已有超于历史、高于过去的发展,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开拓更多,几代人振兴水利、振兴河海的夙愿,正在今日和明天化为现实。

谨以此文祭裘度先生并晓以河海传人。(文/顾浩、张建民,写于1987年)

 

一枚校徽的因缘

——怀念河海前辈裘度先生

裘度,别号晓庭,中央大学首届毕业生。从文献记载上看,先生毕业于1920年,是由河海工科大学并转入中大的,可谓河海的老前辈了。我们所以斗胆写此悼念文章,缘由工作上的关系,与先生有几次信件往来,留下印象颇深。此后我们一直寻找机会,谋求一睹先生尊容,并就诸事求教于先生。怎料未及安排,惊悉先生在杭州仙逝,我们感到十分遗憾,万分悲痛。

70年校庆前夕,办公室忽然接到一封寄自杭州劳动路7号的来信写信人自称是“河海”中人,家中存有河海历史上的刊物,校徽及其他资料,闻恢复河海大学校名,无限欣慰,愿将资料悉数赠给学校云云。这个人便是裘度先生。当时,办公室回了先生一封信,敬请先生将有关资料寄来。

犹如事先约定一般,仅隔数日学校接到先生来信,随信夹寄了一枚二十年代的河海校徽,系白铜所铸,保存完好,光亮如洗,正为圆形篆字“河海”,反面是英文河海,信中还有邮途中的资料目录。虽不知先生高龄多少,但从信件字迹分析,从右至左,竖写工整,笔力遒劲,横划中略带颤痕,估计先生是近八十的人了。

学校领导及有关人员得知此校徽,争相传看(这枚校徽表明了今日河海与昔日河海的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同时,对先生爱校之心,思校之情,无不肃然起敬。

去年临近年底,办公室给裘先生寄去了一包介绍今日河海的资料及河海大学纪念校徽一枚,我们受校领导指示,给先生邮去人民币一百元,以示酬谢。我们在给先生的信中写道:“先生给学校送来了无价之宝,丰富了校史研究工作,对继承河海光荣传统大有禆益。如果说一百元是酬金的话,是远远抵不上先生所作贡献的。有许许多多象先生这样的校友鼓励和支持,必将推动学校事业有更大发展。”先生又迅速来了一封信,除表示谢意外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对母校的炽烈之情。谁也不会想到。这竟然是先生给母校的最后一封信了。后据杭州校友说,先生去年年底去世,杭州水利界人士无不知晓,参加追悼会者众多,可见先生一生为人,高风亮节,道德文章,堪称师表。

校庆大会上,梁瑞驹校长说,我们缅怀创建河海并为河海作出贡献的前辈。我们想,裘度先生正是包括在内的,值得深深怀念的一位前辈。今天,我们再次翻阅先生所赠之物:河海月刊(时间约在19191920年)、河海周报(时间在19263-192612月)、中大土木(通讯第三期、1947年出版)、水功学(李仪祉著、油印本),思绪万千,不禁潸然泪下。

这些资料历经战火摧残和“文革”劫难,能十分完好地保存下来,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性的故事。在先生离世前两个月,把这些珍贵资料悉数捐赠母校,使之不致湮没,这真是河海的幸事。可惜再也不能聆听先生介绍河海令人敬仰的往事了。然可慰于先生的是,今日河海已有超于历史、高于过去的发展,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开拓更多,几代人振兴水利、振兴河海的夙愿,正在今日和明天化为现实。

谨以此文祭裘度先生并晓以河海传人。(文/顾浩、张建民,写于1987年)